山西老年主题游交流组

大数据分析:曾经“一边凉快”的贵州快让云南、广西“一边凉快”了!

战略规划 2018-12-05 18:29:34

你知道,论资源、区位、环境,广西都比贵州好。广西东北的桂林和柳州是国家工业和旅游重镇,贺州是世界长寿市。南部沿海如北海,防城港等是国家重点发展的开放区和港口,北流是中国的荔枝之乡。中部以南宁为首的城市经济发展都比贵州强多了。其北部金城江(河池)是中国的有色金属之都。西北部如百色较弱,但是重要的红色老区,发展倍受国家重视。而且,广西地理位置,气候,生态都很好。有三季稻谷,四季玉米,森林覆盖`防护极好,水资源极丰富。广西是西部最发达的省份。


而贵州山高气寒,地理复杂,出产不足,是中国前五位的两欠省份。


然而,这么差的贵州,发展的速度却不差,大有把广西甩在屁股后面的可能。


先看GDP吧!


作为十九大后的首次省级地方两会,各地政府一把手纷纷亮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关键时期后的第一份政府工作报告。


如往年一样,GDP仍是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关键词。


下面,请看各地的GDP情况:



通过这个GDP情况统计表,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非常耀眼的明星——贵州。贵州,在2016、2017两年中,GDP增速均保持10%以上,而广西的GDP增速,则仅仅保持在7.3%。



当然,你也许会说,GDP统计存在很多难以科学精确的地方,而相对于GDP财政收入的统计就要准确科学很多,因为那是真金白银啊!


因此,有专家发明了一种方法,用财政收入去衡量经济发展。


那你可能说了,财政收入,各省区底子不一样,没可比性啊!别急,专家很聪明,计算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以此作为GDP的含金量。


请看:


贵州:2017年GDP13541亿(全国25),财政收入1614亿(全国23),财政收入占GDP比重11.9%。


广西:2017年GDP20396亿(全国17),财政收入1615亿(全国22),财政收入占GDP比重7.9%。


从数据看,广西的GDP远高于贵州,是贵州的1.5倍以上。然而,财政收入却几乎和贵州一样,才多出一亿元。那么,含金量就远低于贵州了,贵州的是11.9%,广西的是7.9%,这含金量低的还不少。



高税率的产业和行业增加值比重越高的地区,财政收入与GDP的比例越高;反之,低税率的产业和行业增加值比重越高的地区,财政收入与GDP的比例越低。这说明贵州这几年发展的行业,都是高税率和增加值非常高的行业。而广西的则相对较低。


再比比上市企业吧!


大家都知道,上市与否是衡量企业价值的重要指标,而上市公司的数量,也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参考。2017年,沪深两市共新增438家上市公司,占全球新增上市公司数量的30%,其中全年新增上市公司最多的省区是广东省,达到了惊人的98家。而广东省累积拥有上市公司568家,同样排名全国第一,而上市公司总市值的冠军宝座则被北京夺得。


下面来看一下2017年各省市自治区A股市场新增上市公司以及上市公司总数的地区榜单。



从中可以看到广西,上市公司总数36家,贵州上市公司总数27家。从数量上看我们似乎是胜过了小兄弟。啊哈哈哈哈哈,然而,别——别——别慌,咋回事?有些地方不对啊!2017年新增上市公司,贵州4家,广西0家!哦!我的老天爷啊(不能叫上帝my god,要宣传一下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必须叫老天爷)笑到一半,下巴抽筋了。当看到总市值,就更抽筋了。广西36家上市公司,总市值是3802亿元。但贵州27家上市公司,总市值则是11307亿元。贵州的上市企业总数虽然比广西少,但增速快啊!而且,个头大,总市值是广西的三倍多。


人们常说,要想富、先修路


广西和贵州都是后发展地区,这修路,代表能不能富。


但路是否好修,和地方地理环境关系很密切,越是山多的地方,修路越是难啊难的。我们广西虽然也很山,也比起贵州来,优势就明显多了。毫不客气地说,在贵州面前,我们简直就是平原。


贵州境内地势西高东低,自中部向北、东、南三面倾斜,全省地貌可概括分为:高原、山地、丘陵和盆地四种基本类型,高原山地居多,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属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春暖风和、雨量充沛、雨热同期。因此,人们形容贵州“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也就是说,很久以来,贵州天气不好,地势不好,人穷。广西处于被称为中国地势第二级阶梯的云贵高原的东南边缘,两广丘陵的西部,南边朝向北部湾。整个地势为四周多山地与高原,而中部与南部多为平地,因此地势自西北向东南倾斜,西北与东南之间呈盆地状,素有“广西盆地”之称。位于自治区东南部的贵港市拥有广西最大的平原“浔郁平原”。


于是,小编掏出手机,上卫星图,先坐上卫星看广西,俯视大地:


先看咱大广西的。



浪的个浪,美的个美!咱大广西的交通路网密集,真是帅啊!

我理了理自己的小背头,很是得意。

我又找出媒体的报道,就更得意了。请看——



然而,当我看到贵州的交通卫星图,却怎么也美不起来了,再看上面的宣传软文,则更有点不是滋味。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请看下面——



咋回事,同样的卫星图比例尺,他们的交通线咋比咱们的粗?为什么啊?难道是我搞错了。因为他们的路宽啊,高速路多。


我又细致看看,嗯哼,的确没有错。就是贵州。


这路网一摆开,真让我汗颜啊!


但我心里还是不服气,你路比我们的粗,我们的总得比你长吧!于是,我赶紧查找数据,还真找到了高速有关的数据图,对比如下。


上图——



看这个图是不是有点揪心?2000年,我们大广西高速通达15哥县区,贵州才两个,我们的高速历程是785,贵州只有25公里。然而,到了2015年,贵州88个县区全部通达,总里程达5128公里。而广西呢?4288公里,还有21个县区没有通高速。15年,贵州几乎从零开始,超越了广西,请记住,是超越,不是赶上,更不是接近。


通过以上对比,我深感到贵州了不起!比广西跑得快啊!比广西牛啊!贵州如此快速奔跑原因是什么呢?值得我们思考。你要知道,曾经,咱广西的兄弟在贵州的兄弟面前可真有点托大啊!与贵州比起来,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是有优越感的,犹如广东的老大哥看我们。


在我们的记忆力,关于贵州,是这样的故事——


1982年,一个港澳青年访问团来到贵州后,时常从背后观察贵州人,因为他们听说贵州是蛮夷之地,有些人还长着尾巴。


“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夜郎自大”、“黔驴技穷”,这是千年来贵州给世人留下的最大印象。然而最可怕的是,贵州在大多数人眼里没有存在感:提起贵州,许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贵州是在四川?”、“贵州是在贵阳?”、“贵州挨着缅甸?”、“遵义我知道!原来遵义是在贵州啊?!”


当历史的车轮前行到21世纪的头10年,贵州继续手握全国最穷省名片。


  • 人均GDP和其他省市区的差距达到建国以来最大值。


  • 年轻人口开始大量流失,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贵州有17%的户籍人口常住在省外,流失比重全国之最。 


  • 西面的云南,6车道高速路连通昆明大理丽江,子弹头列车往来于昆明石林,国内外游客络绎不绝,而贵州的大动脉贵遵线还是两车道为主。 北面的川渝,千年西南霸主,高楼大厦摩肩接踵,国际机场川流不息。 东面的湖南,湘江边上,三一中联双子星座,湖南卫视闪耀光芒。 南面的广西,携东盟自贸区之威,成为中国对外开放新热土。 交通让贵州人绝望,2006年,贵州的高速公路总里程只有云南、四川、广西、湖南的各一半左右。


  • 和周边省会相比,贵阳规模小、人口少、面貌差、产业弱,连贵州人自己也对贵阳缺乏信心,优秀人才不甘心屈居于这座“小城市”。


2010年六普数据,1/6的贵州人常住省外,流失比例全国第一


在21世纪的头几年里,对于贵州人民而言,自己的家乡无疑是让人失望的。不仅看数据,其实每个贵州人心里也有一杆秤——那时的贵州人民,“出省”是一种普遍的梦想。因为哪怕是堂堂省会,相比起发达地区的普通中小城市而言,差距也是全方位的。那些成绩优异、考上外省知名大学的贵州学生们,毕业时最次也只考虑重庆和成都,只有走投无路了才看看贵阳的岗位。


贵州、贵阳,省名+市名里的两个“贵”字,长期以来,对于百姓而言已经沦为一种调侃——“除了物价贵,什么都不行”。


然而,让人感到十分意外的是,当21世纪的第2个十年到来后,命运又给这块失望之地点亮了一盏明灯。在短短数年时间里,贵州以贵州人也没反应过来的速度,在千年历史上,第一次站在潮头,从给祖国拖后腿变为了中国经济新的增长高地:


经济增速全国第一。


成功甩掉“最穷省”的帽子,大踏步向全国平均水平迈进。


贵阳、遵义等城市的经济总量排名提升速度全国之最。


高速公路里程跃居全国第8,西部地区仅次于四川,在西部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


省会贵阳摇身一变成为西南地区高铁枢纽。


成功承接珠三角制造业,人口流失开始刹车。


旅游收入全国第7,西部地区仅次于四川——“避暑天堂、爽爽贵阳“成为全国响亮的旅游品牌。


“生态文明论坛“、”数博会 “、”大数据“等成为贵州的新名片,贵州的形象大为提振,人才开始愿意留在贵州、愿意来到贵州、愿意在贵州创业。



2016年的贵州,已经甩掉“全国最穷”,人均GDP由2006年全国平均的 36.7% 提升至2016年的 61.8%



2000-2010年,贵州人口的出生速度赶不上流失速度。2012年后,常住人口回升,人口流失开始刹车


2010年,贵阳市GDP全国第101位,2016年提升至第64位。


2010年,遵义市GDP全国第132位,2016年提升至第86位。


2010年,贵州高速公路里程全国第22位,2016年提升至第8位。


2010年,贵州旅游收入全国第14位,2016年提升至第7位。


习惯于各种数据全国倒数,习惯于不为外人所知的贵州,在过去几年里,竟然时常出现在公众视野。外人对贵州的印象,在银牛角、瀑布、美酒的基础上,增添了更多立体的维度。



• 世界最高的北盘江大桥

• 黎平侗寨5G网络直播

• 全球最大FAST射电望远镜

• 生态贵阳、贵州大数据



聚集现代经济要素的工业文明和城市文明,初具规模的现代交通设施,紧跟潮流的后工业时代前沿产业,对于发达地区而言已不是新鲜事物。然而当这一切汇集在传统意义上极难发展起来的内陆多山穷省,在极短的时间里改变着这个穷省人民的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冲击着他们的价值观念和看待家乡的心理感受。这对于贵州而言,不能不说是一次千年以来的大变革,甚至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也是一件史上罕见的大型社会经济实验。


为什么贵州能摆脱持续下行的历史惯性?为什么“穷山恶水”的内陆省也能迎来超高速发展?这一问题,我们广西人是该好好思考,深入思考,如果想不通,贵州马上就会超越我们,我们会成为笑话。因为,天都知道,贵州和我们比资源和区域差异有多大。


首先,贵州善于从弱势中发现优势,从比较中看到希望,对分析中得出得天独厚的资源“去一边凉快去”。


以前,我们常说,没你什么事,“去一边凉快去”。你无法想象,贵州人竟然把“去一边凉快去”,发展成了独特的资源。“去一边凉快去”很久的贵州,居然想把全世界的人都拉到贵州“凉快去”。这不是笑话,是事实,也是智慧。


“在一边凉快”的贵州,突然发现了后工业时代的发展规律。


他们用放大镜看中国地图,突然发现一个惊人的规律:在农业时代,中国季风气候所带来的夏季炎热、雨热同期,让中国的平原成为一块天赋之地,生养了全球最巨量的人口;在工业化前期,欧、美、亚的初生工业区大都是煤铁复合带,经济中心集中在江河入海口、河海复合港、水陆交汇处;而当后工业化时代来临时,那些高度依赖于某类自然资源、工业门类、交通区位,却不具有其他优势的地区,则开始了不可逆转的衰落(详见:城市竞赛悄然开场,你的家乡可有未来)。


于是,贵州人开始思考,后工业化时代的致富要素是什么呢?于是,他们把眼光投向欧洲,因为欧洲工业化比较早,已经有些国家开始进入后工业时代了。他们找来一张欧洲人均GDP(PPP)地图,颜色越深红越富裕。可以明显的看到,颜色最深的有三类:


  • 挪威:自然资源丰富,仅500万人,油气产量=5个大庆油田


  • 伦敦、巴黎、北欧国家首都:区域中心城市,较本国其余地区优势明显


  • 南德、瑞士:莱茵河上游山区/丘陵、阿尔卑斯山区



首先,世界绝大部分地区不可能像挪威一样依靠自然资源致富。以资源丰富著称的黑龙江为例,其人口是挪威的7倍,油气产量却只有挪威的1/5。显然贵州也不可能走这条路。


其次,争当区域中心,也是如今中国二、三线城市大力竞争产业和人才的重要原因。然而,相比较川渝的区位优势,贵州绝无可能成为西南中心。


那么,我们来看最后一条路:在环阿尔卑斯山区、莱茵河上游的内陆多山地带,为何能出现一大片“连绵富裕带”?要知道这一代山高林密,修建交通道路极为艰难。



2016年,穿越阿尔卑斯山的瑞士圣哥达基线隧道历经17年建设竣工,该隧道全长57公里,是世界最长铁路隧道(中国最长的新关角隧道32公里)。



同样的,德国南部、莱茵河上游也是山区、丘陵地带。然而南德+瑞士的富裕程度,却超越了莱茵河下游、法国、比利时、荷兰等西北欧沿海大平原地区。


通过分析,他们认为他们像瑞士,最次也像德国的南部。他们说,在后工业化时代,金融、互联网、医药、教育、高端制造业等,对煤、铁、海港等工业时代的要素,并不太敏感。只要有适宜的环境(自然、政策、人文、制度等),哪怕是内陆山区,也能全球顶级富裕。然后,他们真就把自己当瑞士了,梦想着全球顶级富裕。


这里得表述一下瑞士。


如下图所示,19世纪前期,瑞士人均GDP尚不如西欧平均水平,更远不如工业革命中的英国。20世纪上半页,瑞士逐渐赶上英国。而到了二战后的欧洲后工业化时期,瑞士一骑绝尘,对英国和整个西欧呈现出碾压优势。


同样的,在工业化时代,德国南部也比不过莱茵河中游平原的煤、铁、河、路、港复合重镇“莱茵-鲁尔地区”,而如今的南德却是德国最富裕的地区。



于是,贵州人认为,他们具有成为最富裕之地的可能性。这真是把到一边凉快去当成资源了,于是,他们打出一个口号:“多彩贵州,爽爽的贵阳”。


贵州的这种异想天开,让很多人觉得扯淡,但却越扯越浓。他们首先要把“去一边凉快去”做成自己特有的资源。


他们认为,中国的气候在农业时代是世界顶好的,但在工业、后工业化时代则有一个重要的不利因素:夏天太热,夏季温度取决于日照时间和日照角度的共同作用,并非越接近赤道越炎热。于是,他们大数据精准分析,发现, 北纬20-30度是北半球夏季最热的地方; 长江/珠江流域、恒河平原、阿拉伯半岛、埃及等比赤道附近的新加坡、尼日利亚、肯尼亚等还要热。


但在北纬20-30度的火炉带,只有几个城市是凉爽的例外:贵阳、昆明、拉萨——因为海拔越高,气温越低。


• 贵阳市中心海拔:1070米

• 昆明市中心海拔:1890米

• 拉萨市中心海拔:3650米


一个事实是,相比起中国夏天的炎热和冬天的寒冷,西欧的气温比整个东亚更加“冬暖夏凉”; 上海、巴黎、贵阳的冬季气温类似; 巴黎夏季平均温度20度左右,最为凉爽;上海夏季比赤道上的新加坡还要热; 贵阳的夏季气温介于上海和巴黎之间; 北京最热时和新加坡差不多,冬天则比巴黎冷不少。


五城市各月平均气温对比


春城昆明,夏季气温和瑞士、伦敦一样凉爽。贵阳则和中国最北省会哈尔滨差不多。于是,当地的宣传部门加大宣传力度,一些地理书刊开始称贵阳为“第二春城”。


但想做世界最富裕之地的贵州,如何能甘居第二?他们又进一步精准分析,一定要从中分析出第一来。


他们认为“春城昆明”有他独有的弊端: 日照时间长,紫外线强烈。(实际上他们与昆明也就是几分钟之差,这这这,不是诋毁春城吗?反正是地理书干的事,肯定不是贵阳干的事。)


下面是中国日照时长地图:贵州、湘西、四川盆地,是日照时间最少的地区,“蜀犬吠日”、“天无三日晴”描述的就是这个道理。而云南则因为海拔普遍在2000米左右,日照和紫外线都比较强烈。



于是乎,经过一番论证,贵阳终于成了第一:在整个东亚大陆,夏季最接近西欧的凉爽、且冬季不严寒、海拔不过高、日照不过强的大城市,有且只有贵阳这一个。


凭着这样的认识,曾经“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夜郎自大”、“黔驴技穷”的贵州,拿定了主意。


要把一边凉快去做成超级产业。


但主意定了,首先得把路打通。


哪个鬼不知道,但关键是持之以恒,确保干成。


首先,修路需要钱,钱从哪里来?


贵州真的能彻底解决千年来的行路难么?


全省92.5%的面积为山地、丘陵,城镇依山傍水建在“坝子”和盆地里——可谓“螺蛳壳里做道场,夹缝里面求生存”,修路,太难了!



当时,摆在贵州面前的,一些老国道、老省道,直线距离几公里,却需要先下坡再上山绕几十个弯才能到达。


省会贵阳到第二大城市遵义之间,1997年修通了主要是两车道的“高等级公路”,直到2007年才拓宽为四车道高速公路。


十年前的中国地图上,东部高速公路网已初具规模,周边省市的高速公路主干骨架也已完工,而贵州则仅有几条不成体系、未成网络的盲肠路、断头路。


2010年,贵州高速公路里程1507公里,位居全国第23位,仅多于京、津、沪、海南、宁夏这样的小面积省市和新疆、青海这种人口不多的边疆省份,可谓寒碜。



路要修得那么逆天,得花多少钱?!


然而,贵州人却看到了希望:


受益于中国无与伦比的工业化成果和日益增长的征地成本,如今在丛山峻岭中的筑路成本,已经不显著高于平原地区


以《辉煌中国》中北盘江大桥所在的“毕都高速”为例,该项目2012年开工,2016年底全线通车,全长140公里,双向共四车道,投资141亿元,平均每公里造价约1亿元,该路如下面两图所示,可谓“逢山开洞、遇水架桥”,是贵州当时投资最大、难度最高的高速公路项目。




再以2005年通车的“崇遵高速”为例,117公里投资69亿,每公里成本接近6000万。而在那时,平原地区高速公路的造价仅2000万左右。也就是说:10多年前,在贵州修1公里的高速公路,可以在平原省市修3公里。因此,当时贵州的高速通车里程在全国排名倒数,是可以理解的。


现如今情况则有了不同,随着征地成本的提高,平原地区高速公路造价一路飙升。山东、河南近年来新竣工的四车道高速路的成本已经达到每公里7-8千万,在苏南苏中、江汉平原、成都平原等人口稠密的经济发达地区,这一数字达到1-1.5亿,京沪等大城市郊区甚至是每公里3-5亿的天价。


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工程建设能力的飞速提升,10余年前无法解决的地形地貌,如今已成坦途。世界之最的北盘江特大桥,投资仅7亿多人民币,山西的太古高速,长23公里,其中有一条全长达13公里的全国第二长高速公路隧道,每公里投资仅1.2亿元。十多年前的“崇遵高速”,桥隧比35%已经是全国之最,而如今桥隧比60-80%的山区高速公路比比皆是。


随着桥隧比的提升,在山峰里掏洞、在山谷上架桥,虽然增加了建设成本,但却省下了征地费用。在平原建高速,占用的是土地,在山区建高速,占用的则是空气。总体而言,贵州如今每公里高速公路成本在1.1-1.2亿左右,而广东则达到了1.5亿,河南山东也有7-8千万,再也不是10余年前“以1换3”的可怕比例。


同样的,我们再对比一下高铁造价。2008-2015年间,全国各地竣工的高速铁路,无论是平原还是山区,每公里成本大都在1-1.2亿元。哪怕是像贵广、沪昆贵州段这样桥梁隧道比例接近90%的高铁也是如此。唯一比较贵的就是京沪、京津、沪宁、成灌这种位于发达平原地区的线路,其成本普遍达到1.5-2亿元。



总结一下就是:现如今在贵州这样的多山地区修建公路、铁路,并没有显著高于平原地区,甚至比部分发达地区更加便宜。这样的一个结论是非常违背人们常识的,但对于发达地区的群众和决策者们来说,这可能早已是一种习惯,因为他们在许多年前就已经接受了“工程成本不算钱,土地成本才要命”这样的设定。


于是乎,贵州的决策者们凭着这样的理论算账,觉得自己能修起路。


于是乎,他们到处招商引资,自己没钱,想让企业家掏腰包。


然而,许多人疑问:“发达平原地区虽然征地成本高,但是其经济富裕,车流量大,哪怕修路成本很高也能赚回来。但贵州并不富裕,收的费哪够还这些债务?”


但贵州的决策者们新创造了另一种算法:如果一个地区的经济总量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那该地区的经济规模将在7年后翻番。


他们预算,贵广高铁从开工到通车用了6年,北盘江大桥从开工到通车用了4年。也就是说,7年时间刚刚够大型基建项目从构想到规划到开工到开通。


那么,对于双位数增长的经济体而言,如果基建项目在规划时不以翻番、甚至翻两番的思路来考虑运力,那面临的可能是开通不久就爆满的下场。


他们就这样打动了企业家投资。


事实上,也实现了他们的设想。


我们来看两个数字:


  • 2016年,贵州省新增民用汽车56万辆

  • 2006年,广东省新增民用汽车57万辆


这是一组可怕的数字——常住人口3500多万的贵州,其汽车年销量已经赶上了10年前的广东,而当时的广东常住人口高达9300多万。也就是说,如今的贵州,年人均购买汽车的数量,是10年前广东的2.6倍(广东当时可还没开始限牌)。


长期以来,在贵州人民眼里,广东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女神,也是贵州向外流失人口最多的地方。哪怕是和10年前的广东相比,大部分贵州人也可能也会觉得远远不如。但中国的发展就是如此神奇,回到10年前,你们绝不敢相信10年后的贵州,人均购买汽车数量会接近当时广东的3倍。


而从2016年往前数7年,也就是2009年,贵州的高速公路里程还位于全国倒数。站在21世纪最后一个十年的尾巴上,如果贵州的决策者们提出:“我们要在下一个十年将高速公路修得和如今的广东一样多”。那估计所有人都会笑。


而现如今,贵州的高速公路里程已经达到了2010年广东省的水平,而广东实现“县县通高速”则是到了2015年底。要知道,贵州和广东的面积基本一样,贵州修高速公路的平均难度还要大于广东。


从上面这些神奇的数字可以看到,时代的窗口就是这样稍纵即逝。


从贵州的经验可以看出:


  • 若不是提前布局、大胆决策,贵州的高速公路可能将远不能满足如今贵州人民的出行需求——谁能想到贵州能和10年前的广东pk宏观数字。


  • 基建的长周期性质,后发省份的超常规增速,再配合上如今激烈的省域竞争——任何一点时间、空间上的错位,对贵州的影响都将是深远的。


  • 广东高速公路网建设高峰,尚处在工业化高潮,主要用于配合珠三角工业带的货流、人流需求,对偏远地带考虑较少。


  • 贵州高速公路网建设高峰,处在工业化、后工业化并发的混合期,承担着两个重任:“扶贫攻坚”、“让游客走进绿水青山”——贵州的区位不支持珠三角那样的大规模工业体系,而更应看重“生态文明”时代的“金山银山”。


如果贵州未来继续保持7-10%的增长速度,那么贵州将在2023-2026年达到人均GDP 1万美元(2016年价格)。而根据其他发达地区在人均1万美元时(未全面限牌时)的人均汽车销量推算,贵州的汽车年销量将达到约100万辆,也就是比现在再翻一番,届时恐怕贵遵高速复线也会车满为患了。


鉴于贵州取得的辉煌成绩,广西也喊出了县县通高速的目标。


当然,目前还没有实现,但咱广西的媒体却专门写了一篇向贵州取经的文章,文章如下:


昔日来取经 今天成为榜样

——贵州"县县通高速"给广西带来的启示


作者:何明


由于山高谷深,贵州的高速公路上一半是桥梁隧道。万里 摄


核心提示


“十二五”收官之时,自治区交通厅对外宣布:截至2015年底, 广西高速公路通车里程4288公里,87个县(市、区)通高速,还有21多个县(市、区)尚未通达,全区力争在5年之后的2020年实现县县通高速的目标。


然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贵州省宣布全省88个县实现了县县通高速公路,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5000公里,达到5128公里。


贵州高速公路发展起步比广西晚。作为欠发达地区,广西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在2003年就突破一千公里大关,排在全国第6位。包括贵州在内的全国很多省区纷纷前来考察取经。经过10多年发展,特别是最近3年来,贵州后来居上,成为当前全国9个县县通高速公路的省份之一。


昔日前来取经的“徒弟”,如今成为我们的榜样。贵州的做法和经验值得广西借鉴。


创新思路破解资金难题


广西高速公路起步早,开始几年势头不错。然而,近十年来,我们虽然每年都还有高速公路建成通车,但增量却很少,发展速度却落后于周边的贵州省。


贵州山高谷深,地质条件十分复杂,修高速公路的地理条件比广西恶劣不止一点点。数据表明,贵州高速公路的桥隧比约50%,也就说,一条100公里的高速公路,桥梁隧道就占了一半,造价相对更高。


据了解,贵州县县通高速公路项目总投资超过4100亿元。但是,贵州省经济总量比广西小,它是怎么破解高速公路建设资金难题呢?


贵州省交通厅长王秉清说,贵州大胆创新投融资模式,把以前等到有了钱再去修路的思维,变成让人先垫钱来修,吸引各类大型企业和民间资本。同时,对偏远山区的高速公路,采取财政兜底的办法吸引社会资金。比如,一条80公里高速公路需要投资100亿元,每年产生利息5亿元,通车后测算3年的平均车流量,如果通行费收入5000万元,那么每年缺口的4.5亿元由财政负责兜底。这样一来,社会资本纷至沓来,特别是一些大型央企,在贵州采用BOT(建设/运营/移交)、BOT+EPC(设计/采购/施工)、“BOT+EPC+政府补助”的模式已建、在建高速公路项目21个约1589公里,投资达1770亿元,较好解决了资金缺口问题。


反观广西高速公路建设,如今很多项目进展缓慢,主要原因就是被资金卡住了。“广西该修高速公路的地方都修了,剩下的20多个县都是些车流量少、经济不发达、地形条件恶劣的的地方,资金成了最大的制约因素。”自治区交通厅一位负责人说,在贵州省早就把贵州到乐业高速公路修到两省区交界处的情况下,乐业到百色高速公路却酝酿多年迟迟开不了工,主要还是资本金不足的问题。他表示,贵州对发展偏远、落后地区高速公路的观念和思维,对投融资方法的探索和创新,正是广西高速公路建设急需的、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打破“一家独大”形成竞争


“在广西,高速公路项目大多是广西交通投资集团做项目业主。”广西交投集团的一位负责人说,项目太多,难免会造成精力、人力、物力难以顾及的局面,如果多些有实力的单位参与进来,公司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


与广西高速公路建设“一家独大”不同的是,贵州是“众人拾柴火焰高”,高速公路引进大量有实力公司和单位做项目业主,形成齐头并进的局面。


全国各地的公路局曾经都是当地公路建设的排头兵,但由于近年高速公路的发展,公路局在很多省份沦为只是负责二级公路建设和养护的角色,不再参与高速公路建设,但是,公路局却拥有从设计、施工到管理的大量人才。贵州公路局充分利用这一优势,盘活存量资产,参与到高速公路建设中来。近几年,由贵州省公路局做项目业主修建的高速公路有500多公里,占全贵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的1/10。


茅苔酒的故乡遵义市,他们利用财力雄厚的优势,自己做项目业主,也修建了20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


据了解,目前贵州省高速公路由交投集团之外单位所修建的占了一半,大大缓解了交投集团独木难支的局面。


从去年开始,广西县县通高速项目由新发展集团来负责实施。该集团由广西路桥集团等几家大型国有施工企业组成,有能力有实力,可以效缓解广西交投集团的压力。实践证明,这样是有好处的。


部门服务到位协调推进


修一条高速公路,涉及的单位众多,如发改委、财政、国土、林业、环保等等,几乎每个单位都可以影响高速公路建设的进展。如何让这些相关单位真正参与到重点工程建设中来,是保证项目建设顺利进行的关键。


贵州成立县县通高速领导小组进行统筹协调,明确要求相关单位的工作前置。所谓工作前置,就是小组成员深入一线主动服务。一旦确定建设一个高速公路项目,国土、林业、环保等成员部门及时到位,项目业主把所需要的用地、林地指标明确后,涉及国土部门的手续由国土部门主动去对接办理,涉及林业、环保等部门的就由所涉单位去办,直到办好为止,而不是等到下面把材料递上来,坐在办公室里审批。


贵州省交通厅总规划师邱祯国说,之前项目指挥部为了办理一个用地手续,跑断了腿,材料送到相关部门后,不符合就直接打回来,作为项目业主,他们哪里有主管单位清楚如何办理?所以,省里要求这些部门工作前置,就是到一线去真正为项目服务。如此一来,各部门工作顺畅了,这些部门也一改之前只坐办公室等材料送上来审批的作风,深入工地,做好服务,使得贵州高速公路近3年来每年以1000公里的速度在推进。


在广西,高速公路的征地拆迁工作,虽然明确规定由地方政府负责,不按时完成任务的要追究相关单位的责任,但实际却难以落实。梧州到柳州高速公路2011年就举行了开工仪式,如今5年过去了,计划明年通车,但征地拆迁工作依然没有完成。项目部负责人说,有时征地材料上报给相关部门后,不合格就被打回来再重新补充,一个来回,几个月就过去了。他认为,广西相关政府部门要进一步强化服务意识,提高工作效率,才能推动县县通高速以更快的速度实现。(摘自广西日报)


小编先不说这篇取经报道是否取到了真经,是否敢于针砭时弊,但文章确实是点到了一些问题。


问题很真诚。


只是,在文中,小编看到了一句话。


这篇地方媒体的图片说明是”由于山高谷深,贵州的高速公路上一半是桥梁隧道。“


强调的是什么?

是山高谷深,是困难!

而贵州人自己怎么说呢?


他们却说是:“受益于中国无与伦比的工业化成果和日益增长的征地成本,如今在丛山峻岭中的筑路成本,已经不显著高于平原地区”。


他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希望,是优势。


这或许也是贵州兄弟跑得快的原因之一吧!无论是一个人的发展还是一个区域的发展,都一定首先要看到自己的优势。发现不了优势,也就必然没有发展的思路。


善于看到希望,善于发现优势,而不是天天抱怨“省情”或“区情”。这或许也是这个曾经“地无三里平、天无三日晴、人无三分银”、“夜郎自大”、“黔驴技穷”的地方,开始令人刮目相看的精髓。


来源:精编自网络、致和苑

回复关键字,获取相关主题精选文章
关键字:军民融合  |  规划策划  |  经营管理  |  评估论证  |  经典案例  |  高层观点  |  大师宏论  |  政策法规  |  投融资  |  秋楠商语 

其他主题文章陆续整理中,敬请期待······


小蓝君

微信:Lhcq6666     

 电话:17319474019




蓝海长青系列自媒体